股权转让

你当前位置:深圳龙岗法律顾问网  »  股权转让
龙岗区律师:股权转让对于股东的判决影响

《公司法》第3条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公司和股东是两个法律主体,各自承担法律责任,履行法律义务。有限责任公司债务承担主体为公司,股权转让导致的股东变更并不影响有限公司作为承债主体应尽的义务,而新、旧股东应如何按照法律规定和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则成为了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本文将对股权转让交易中股东承担债务的几种情况进行分析,以期对此问题获得较为明确的答案。



一、公司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未届至即转让股权,应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补充责任


案件索引:张骞与风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青岛仲鼎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案号:(2018)豫0811民初1575号[1]


案件事实:


2016年1月8日,青岛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某公司)(甲方)与某轮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轮胎公司)(乙方)签订《天然橡胶销售合同》。合同签订后,由于天然橡胶涨价,青岛某公司不按约交货,致使双方发生纠纷。某轮胎公司作为原告向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阳法院)提起起诉,山阳法院经审理判决青岛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某轮胎公司支付违约金211680美元(折合人民币138万元)。青岛某公司不服,上诉于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焦作中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生效后,某轮胎公司向山阳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执行过程中,某轮胎公司以被执行人青岛某公司丧失偿还能力,而青岛某公司的股东曲某、闫某以及原股东郭某、张一某、张二某均未能按照《公司章程》足额出资为由向本院申请追加郭某等人为被执行人,并要求其在尚未缴纳的出资范围内承担青岛某公司对某轮胎公司的债务清偿责任。山阳法院经审查裁定追加曲某、闫某、郭某等为本案被执行人;曲某、闫某、郭某等在本裁定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向申请执行人某轮胎公司承担债务清偿责任。郭某不服,于2018年3月14日向山阳法院提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青岛某公司于2014年10月成立。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原告郭某出资100万元,参股比例为50%,认缴期限至2044年10月9日。2014年12月,原告郭某向被告青岛某公司账户汇款25万元,备注为投资款。2015年8月,原告郭某与张一某在青岛保税区内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同意郭某将持有青岛某公司的25万元股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12.5%)以2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张一某,持有青岛某公司的75万元股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37.5%)无偿转让给闫某等决议。随后,张一某向郭某账户汇款25万元。2015年9月16日,青岛某公司申请将股东登记由张一某、郭某变更为张一某、闫某。


法院认定:


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郭某在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下即转让股权,某轮胎公司在青岛某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时,申请追加其为被执行人并要求其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告郭某要求撤销执行裁定书中追加其为被执行人的部分,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山阳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郭某的诉讼请求。判决现已生效。


协力评析: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对于上述条款中“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是否包括出资期限届满前未实缴出资的情形,司法实践中一直存在争议。从人民法院报公布的此案例我们可以发现最新的司法裁判趋势倾向于把公司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未届至即转让股权的行为视为其以行为明确表示不再履行未届的出资义务,属于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情形。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出让股东在负有出资义务这项法定义务的前提下,未届出资期限即转让股权,可视为对公司出资责任的预期违约,应当允许该项出资义务加速到期。


二、股权转让协议中关于债权债务剥离给原股东的约定,在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前提下,应认定为有效


案件索引:珠海市盛鸿置业有限公司、珠海祥和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案号:(2015)民抗字第14号[2]


案件事实:


林子勇等三人于2002年11月至12月期间先后与祥和公司、华绍伟和盛鸿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项目转让协议》和《协议书》,三份协议对林子勇等三人将拥有的盛鸿公司股权如何转让给祥和公司和华绍伟以及盛鸿公司的股权转让后公司原有债权债务的处理等问题进行了约定。从上述三份协议内容看,除约定林子勇等三人出让其名下的盛鸿公司股份外,同时还约定盛鸿公司名下的资产(含债权债务)如何转让及资产剥离后的归属问题。《项目转让协议》约定“双方确认除协议书涉及的‘紫茵山庄’项目外,在协议书签订前所发生的盛鸿公司的其他债权债务均由林子勇、汤晴、林雪芳享有权利并负责处理,与祥和公司及股权变更后的盛鸿公司无关。”“协议书签订后一年内,林子勇等三人应尽可能将协议书签订前所发生的除‘紫茵山庄’外的其他债权债务从盛鸿公司剥离完毕”。


法院认定:


本案关于将“紫茵山庄”外的全部债权债务剥离给林子勇等三人的约定,在没有证据证明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应认定为有效。原审判决认为该约定属于抽逃出资,违反了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因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应认定协议无效。在本案中,协议各方只是针对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了约定,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中具体列举的股东抽逃出资的情形,也未损害公司权益和债权人利益。事实上,股权转让前盛鸿公司正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的状态,而在股权转让后由变更股东后的盛鸿公司清偿了4800万元债务。由此,在协议签订后盛鸿公司的债务清偿能力并没有减弱,也并没有侵犯公司债权人利益。原审判决认为“林子勇等三人与祥和公司在明知盛鸿公司负有巨额债务而未予清理以及未经盛鸿公司债权人同意情况下,将盛鸿公司的部分资产从公司资产中剥离,并将公司债务在新老股东之间进行划分转移,由此造成盛鸿公司法人财产在股东变动过程中大幅减少,削弱了公司的偿债能力,侵犯了公司所有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与协议的实际履行情况和盛鸿公司债务的实际清偿情况不符。


法律禁止股东抽逃出资是因为抽逃出资不仅损害了公司、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也会导致债权人利益的损害。而在本案中,盛鸿公司的新股东不仅未对公司资产减少提出异议,反而主张认定涉案协议有效。而从协议的实际履行情况来看,也并未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没有债权人对盛鸿公司的债务转移提出异议或主张行使撤销权。原审判决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认定本案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不当,涉案协议在双方当事人间应认定为有效。


协力评析:


一般情况下,股权受让方在受让公司股权时,为防止出现不确定的公司债务,会与出让方在《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股权转让前的债务全部由出让股东承担。该约定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中具体列举的股东抽逃出资的情形,而从协议的实际履行情况来看,如果其并未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没有债权人对公司的债务转移提出异议或主张行使撤销权,则新的股东在受让股权后,如出现股权转让前的公司债务,债权人主张责任的主体仍然是公司,但在公司内部各股东仍会按各自比例承担债务。由此可见股权转让协议双方约定公司债务如何承担并不影响债权人权利的主张,但是在股权转让双方之间应属有效。


三、股权转让方故意隐瞒公司债务,对目标公司净资产数额不产生影响的,卖方不构成欺诈,受让方不可依此撤销合同


案件索引:石家庄市能源投资发展中心、石家庄西岭供热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案号:(2018)冀民终1016号[3]


案件事实:


能投中心公告转让所持玉石公司50%的国有股权,遂依据程序委托河北省产权交易中心公开转让,并发布转让公告,公开征集意向受让方。公告中称该股权的价值以《评估报告》所评估的2500万元为准。随后,能投中心与西岭公司达成协议,并支付该2500万元。准备办理股权过户时,西岭公司发现玉石公司的实际应付账款比《评估报告》中多了1500万元,据此,西岭公司称能投中心隐瞒了玉石公司财务状况,并向石家庄中院起诉,请求撤销合同并要求能投中心返还2500万元股转款。


法院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能投中心在对外转让目标公司股权的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涉案的《股权转让合同》应否撤销。


本院认为,能投中心在转让其持有的玉石公司股权的过程中,对于在建工程应付账款数额的披露是否存在隐瞒的行为,其主观上是否存在故意,是判断其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欺诈的关键。只有具备上述两个条件,能投中心的行为才能构成欺诈。能投中心对玉石公司一项在建工程进行评估时,虽未计入评估值的应付账款,但也未计入相应的资产评估值,资产抵消该负债,因此,未计入的应付账款对在建工程的评估值不产生影响。并且,《评估报告》在后附的玉石公司财务报表附注上告知“在建工程已完工部分暂估入账,导致应付账款不实。”因此,法院认定能投中心已对该应收账款不实的事实予以披露,不构成欺诈,据此未予支持西岭公司关于撤销股权转让协议的诉讼请求。


综上,西岭公司以能投中心欺诈为由,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合同》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协力评析:


从理论上来讲,所谓欺诈,是指当事人一方故意编造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使对方陷入错误而违背自己真实意思表示的行为。欺诈的构成要件包括:(1)欺诈人有欺诈行为;(2)欺诈人有欺诈的故意;(3)受欺诈人因欺诈而陷于错误;以及(4)错误与意思表示之间有因果关系等。


股权转让协议的标的为公司股权,股权是公司资产(有形资产、无形资产)、债权、债务的综合体现,公司债务的增减直接影响到股权价值的确定。如果在进行股权转让时,受让人要求转让人提供反映公司资产状况的相关资料,转让人提供资料时隐瞒了公司债务,导致受让人对股权价值产生错误的认识,股权转让价款与股权实际价值不符,损害股权受让人的股权利益,受让人可以主张撤销相关的股权转让协议,但前提是自己确因股权转让方的欺诈行为而产生了错误认识。


四、龙岗区孔方律师团队认为上述判决对股权转让实务操作的启示如下:


对于股权转让方而言:


1、 转让股权时,应确保认缴出资额已全部缴足;

2、 应保证所披露信息的完整性、真实性,并在协议中对可能影响股权转让的各类事项予以充分说明,以避免被认定为欺诈。


对于股权受让方而言:


1、 在受让股权时,应核实受让的股权是否实缴到位,如果没有实缴到位,则应当在股权转让协议中明确,尚未实缴到位的出资额应由谁来承担,并约定明确相关的违约责任;

2、 对于目标公司的资产及债权债务情况,不能仅根据出让方所提供的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等进行判断,还应自行聘请专业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及评估机构予以核查;

3、 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应设置受让方单方解除权及相应的损失赔偿条款,明确如发现未披露的债务,受让方有权单方解除协议并要求赔偿。


对于债权人而言:


提起诉讼时,可委托律师查询目标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如该公司存在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就已转让股权的股东,应将上述原出资瑕疵股东列为共同被告,要求其对目标公司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更好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